「聽胖子說你經常夢到小哥然後從床上摔下來?」解雨臣站在廚房流理台邊問著正在剝蒜頭的吳邪

「那死胖子真不可信,明明要他不要告訴你的...」嘀咕了幾聲「...是啊。」面對兒時玩伴,吳邪誠實以對

「都過了這麼久了,還是無法忘懷?」走近,輕撫著對方略微發黑的下巴

「嗯...畢竟他救了我不少次」思考「夢裡,落在額頭上的吻,還有那一句"吳邪,我回來了"是多麼的真實....」但總是在伸出手時清醒,因此在床下墊了幾個枕頭

「據說這是靈魂離開肉體之後才有可能會發生的事唷!」黑瞎子領著方才從外面買回來的醬油說「尤其是自己在乎的人...」眼神轉向一旁的解雨臣

「那壺不開提那壺」後者則是攤了攤手,無視黑瞎子的視線

「.....」聽到這話,吳邪放下手邊的工作「也是,已經很久沒有回來了呢」上次見到對方,是什麼時候?仔細思考才發現自己已經不記得了

「吳邪...」用力捏著黑瞎子臉的解雨臣,擔憂的看著吳邪

「好痛!好痛!花兒爺您輕點....咦?!咦?!」被捏著臉的黑瞎子哀號著,突然像看到什麼一般的張了張嘴巴,卻遲遲說不出一個字

「禁句」原來張起靈的腳正用力的踩在黑瞎子的腳上,讓後著痛到說不出話來「我回來了」隨後轉向一臉快哭出來的吳邪

「小哥?真的是你?」眼睛眨呀眨的,就怕是一如往常的夢
「嗯!」像是要確認對方存在般的,張起靈緊緊的抱住了吳邪「抱歉,回來晚了」
這次去的時間比以往都還要來的久,讓張起靈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吳邪

「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?你這個笨蛋....」捶了捶對方的背,吳邪抗議著

「看樣子是沒有我們出場的機會了呢」解雨臣嘆了口氣,識相的拖著仍舊石化中的黑瞎子離開

「我說花兒爺啊,您是否也該放棄了呢?」離開廚房,黑瞎子淡淡的說著
「放棄什麼?」解雨臣不解的回過頭,眼前的是黑瞎子放大數倍的臉
「放棄吳邪接受我呀!」俏皮的在臉頰上輕啄一口
「你...不要命了是吧!?」惡狠狠的瞪著對方
「唉唷~唉唷,你比花兒還美妙,教我忘不了~」三十六計走為上策,不忘再補上首歌

今晚的夢不再是夢,也不必再墊上枕頭了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葵花油炒高麗菜 的頭像
葵花油炒高麗菜

腦袋雖然大大的一個,但一直都不是很靈光

葵花油炒高麗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